• <th id="unusm"><legend id="unusm"></legend></th>

    1. 欢迎进入咸阳财政信息网!
      财政文化
      当前位置 首页 ->财政文化 ->财政文化
      回乡散记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1-17 15:38:18   浏览次数:60 次   来源:市财政局

      故乡咀头村位于彬州市西北方向,是永乐镇的一个小山村,距永乐镇大约五公里,这里山川秀美,人杰地灵,有着勤劳朴实的父老乡亲和干净整洁的村容村貌,是我出生的地方,是这里的水土养育了我,无论走到哪里,听到“咀头村”的名字,我的心灵都会为之一震:是啊,那正是我的故乡,是我美丽的故乡啊!我总想着什么时候,和我的亲人们一起回去,好好看看故乡的模样。 

      十一假期,走出喧嚣繁华的城市,带着侄女和侄子等一行十几人踏上了回乡的路,孩子们都在大城市打拼,各自成家有了孩子,过着幸福开心的小日子。自小时候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这次终于抽出时间跑回来了。难得一家人能走在一起,我提议大家去故乡咀头村看看,他们完全赞同,这真是令人兴奋的事情啊!

      我这个蹩脚的司机在侄子的指导下开着车子在前面带路,一路驶向亲爱的故乡,心里有着太多的感触:忙于生活工作的我回乡都是梦里的事情,今天终于走在我小时候不知道走了多少遍的路上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有又陌生,车子在行驶我的心早已经像飞了一样寻觅进村的那条路,我闭上眼睛都能知道每一处都有啥建筑物,甚至邻村哪家挨着哪家,可我看到的已经和我记忆中的完全不是一个样了。

      走到了咀头村的路口,向右一拐弯就是佛堂路了,这条路长约两公里,据说先前在路的北边有座寺庙,庙里的僧人每天在这条路上习武练功,天长日久就在路面上踢出了许多小坑,因这里曾是佛门习武之地,故而取名为佛堂。记忆中的佛堂是一条用泥石铺成的道路,下雨天泥泞不堪,汽车驶过以后,车辙就成了一条深深浅浅的沟渠和宽窄不一的梁子,加之路面本来有小坑,自行车没办法骑着走,走在沟渠显然不行,走在梁子上随时会滑下去,骑车子的人须扛着车子从这里过去。晴天还好些,自行车能骑,因路面坑坑洼洼不平整,骑着车子一点也不舒服,就像跳蹦蹦床一样,叮叮当当颤颤巍巍,唯恐一不小心摔倒了,这是我们到永乐镇上学时必经的一条道路,而今这条路已经变成了平坦宽敞的柏油马路,今非昔比呀!驶过了高立坊村曾经的大涝池,很快就到咀头村了,停在我们曾经居住过的地方。看见了熟悉的门楼,进到院子,看到了烤烟楼、上房、厨房,都有曾经记忆中的影子。院子的主人走了出来,和我们拉拉家常,谈谈他今年的收成,揉一揉他种的谷子,沉甸甸的穗子晒在院子里,肥嘟嘟黄灿灿的惹人喜爱,城市孩子很新奇,都蹲下来赏玩。      接着我们又去了最早居住过的窑洞山村,窑洞基本都塌陷了,有些也填埋了,只能看到大概的位置,原来整齐的一排窑洞已经面目全非了。踏进村子的路都被荒草掩盖着,几乎找不到了,由大姐夫带队,我们跟在后面,踏着荒草,荆棘,凭着记忆,辨识着邻居的住处,一家又一家,竟然都找到了。我家的三孔窑洞都在,只是塌陷了不少,抬头仰望崖背上,竟然看见了一棵高大的杜梨树,在我的记忆中,这棵杜梨树早已被挖了,怎么还在哪里呢?我后来跟哥哥聊起,他确定说崖背上那棵杜梨树已经挖了,现在这棵应该是在原来的根部新发出来的。院子里的桃树、柿子树、核桃树都不在了,然而在长老核桃树的地方,又长出了一棵小小的核桃树苗。

      故乡,是游子的根,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,无论走多远,思乡情怀如影随形,也许是一个瞬间,一个特定的时段,故乡的一切就会浮上心头,如同孩子对妈妈的依恋一般,挥之不去。就像小杜梨树,核桃树一样,坚守着这方精神的家园不肯离去,在这片温热的土地上继续繁衍生息,茁壮成长。

      门前的草洼,曾经是儿童们的乐园,长着细细软软的各种杂草,有蒲公英、鬼豆角、麻豪豪、小雏菊等应有尽有,我常常带着妹妹在草洼里玩,给她揪麻豪豪苔子吃,摘野花野草玩,有时候玩累了就在草洼里睡着了。现在的草洼里长满了高高低低的蒿草,已不似过去那般平坦舒适了。可我还是想在这个草洼里忘情的奔跑,快乐的打滚,晒着太阳酣睡。

      那通往沟里挑水的山路依稀可现,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,沟里的山泉水清凉可口,曾经是故乡和一部分高立坊人生活用水之源,望着通往山沟的道路,眼前渐次浮现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的取水人,沟里似乎回响着抬水和担水人的欢声笑语声,间或有铁桶滚落山涧时的响声和孩子们的哭闹声。小时候担水、抬水可是一件苦差事,通往水源的是两三公里长的山路,家里男劳力充足的是担水吃,劳力不足的则由两个孩子抬水吃,大孩子八九岁,小孩子四五岁就开始抬水了,刚开始抬小半桶水,随着年龄的增长,桶里的水不断增多直至满桶。两个孩子抬着满满一桶水走,着实不易,有一条取水的小路比较近,但相当危险,最窄处只容一只脚斜着走才能通过,稍不留神就会连人和桶滚落山涧。我和姐姐妹妹都在这个沟里抬过水,所幸没有滚落山涧,现在乡亲们早已不用在沟里担水抬水吃了,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,别提多方便了。可我还是想去看一看那眼清泉,那曾经养育过我们的清泉,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,是否还像当年那样的清甜。

      瞭望对面的山坡,看见了阴岸山,因山在北面,太阳照射时间比较短,尤其是早晨照不到太阳,所以取名为阴岸山。虽地势比较背阴,日照时间短,但土壤肥沃,水分充足,适合蔬菜生长,是农家的小菜园,应该是农业合作社最早分给农民自行耕种的土地吧。那里有我们精耕细作的每一种蔬菜,辣椒、豆角、西红柿、茄子,玉米等,每一样都是最新鲜的,还有香甜可口的大香梨。每隔几天孩子们都会去菜园掰鲜嫩的玉米,摘豆角和辣椒等各色菜蔬,用小篮子提回来,等着母亲烹制美味佳肴,而今这座山已经荒芜了,梯田的模样基本看不出来了,成了一座再平常不过的小山。      故乡是天边的一抹云彩,飘渺美丽虚幻,故乡是山谷的一泓清泉,清澈透亮甘甜,我却常怕想起,宁愿在城市做一个流浪的孤儿,也不愿回到故乡母亲的怀抱,那里有着我太多的回忆和牵念,也有着太多的忧思和感伤,因为父母的相继离世,回家的路变得越来越远,多年了都没有好好看过家乡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了。

      我是喝故乡的山泉水长大的,住过土窑洞、平房,后因哥哥工作调动的缘故举家搬迁至咸阳,这次全家一起回乡,最高兴的是孩子们,在智能玩具和毛绒玩具陪伴下成长的他们,很少接触这大自然的风景,小花小草都令他们感到好奇又欢喜。侄孙子最喜欢漫山遍野跑着找蒲公英玩了,只见他每揪下一朵,就着迷似的使劲吹,一个个小蒲公英在他的吹动下开始翩翩起飞,迎着阳光纷纷飘散,浑身闪光发亮,每一丝羽翼都折射出迷人的光彩,打着旋儿悠悠飞舞,集美丽、轻盈、飘逸、梦幻于一身,她们落在了距老蒲公英不远的土地上,又会在那里扎根生长,开花结果,继续为他们的孩子们撑起飞翔的小伞,代代传承,绵延不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(彬州市财政局  刘改香 供稿)

     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      盈宝彩票官网